艺术,起源于人类文明的早期,兴起于农耕时代。汉语里面的“艺”这个字的意思,本身就是“种植”的意思。在人类文明的早期,种植是一种非常重要也同样非常难的技术,能够把种植这件事做好,意味着一种很了不起的成就。


  艺术这个概念,多多少少地起源于“了不起的种植”这样的意思。而在古代,农业是人人都要做的事情,只是做好很难,能做好的人很少。


  从这一点上来推论到今天,艺术绝对不是什么小圈子、少数人的事情。在今天的背景下,人人都可以从事艺术创造,绘画、雕塑、吟诗作赋、歌舞表演都已经不再是什么神秘的事情,而是一种显然可以进行学习和发展的能力。只不过,和古代一样,能够把这些做到登峰造极的人还是少数。


  艺术教育,首先具有传承艺术的使命。如何将古代中国人已经达到的艺术高度,如何将全人类已然在艺术上做到的事情,清晰地整理出来,转化为有效的、易于传授的知识,传承给今天来研习艺术这种能力的人们,这就是艺术教育首先应该做到的事。


  (插一句,在这件事上,我反对进行东西方的片面比较,而主张进行中国与世界的比较。所谓的西方,是由很多国家的文化和历史编织成的整体,但每个国家、每一种文化都是不同的,并不是说油画就意味着西方、水墨就是东方,在今天的世界上,年青人的话语习惯和思维已经伴随着互联网而发生了变化,他们同时接触着来自全球和来自本国、本地的信息,曾经对文化界有巨大影响的那种东西方比较研究方法,对今天的文化和艺术世界已经太过狭隘。)


  传承过去的艺术对我们今天的每个人都有着非常多的影响,随便观赏一部电影,玩一个游戏,里面就已经拥有太多从古代传承下来的艺术方法。比如电影特效里面大量运用的来自达芬奇的**法,服装设计、布光,游戏里面各种传承自古代艺术风格的道具设计、场景设计,不胜枚举。在英文中,负责这些设计工作的重要的人,都被称为“Artist”,与艺术家是同一个词,而不是中文中的“美工”或者“美术师”。


  中文里艺术家这个词的滥用,主要和我们近代文化对艺术的错误理解有关。近代的中国非常落后,近代的中国历史充满悲怆和失败,所以那一代中国人非常地强调变化和革新,希望从西方的历史中找出让西方如此强大的因素,他们从西方那里习来的“Artist”概念,更倾向于变革者的意思,“艺术家”这个词汇的翻译就主要反映着这方面的意思。而对于传承的那一部分,则被翻译成“美术师”、“匠人”、“手艺人”、“艺人”、“设计师”这样的词汇。


  我总是在一些回答中强调,不仅仅莫奈、梵高是艺术家,布格罗同样是,不仅仅村上隆是艺术家,看似完全不同领域的宫崎骏更是;不仅仅贾樟柯是艺术家,张艺谋、冯小刚也是。这些人是各个领域里的艺术家,他们一方面用手艺创造着现实的价值,另一方面去谋求这门手艺的发展和突破,是不是认为他们是艺术家,关键的问题在于对Artist这个概念的理解上。


  所以,中国今天“艺术家”这个词会给我们某种错觉,会认为她们只是极少数的做着对大多数人没有什么现实价值的事情的人。这个观念是完全而且非常错误的,因为一个Artist本身就是要先继承,然后再去发展的。只不过艺术世界也有围绕着艺术运动的所谓“政治”,有些Artist更侧重于继承,将继承的手艺发挥到极致,为今天的世界服务。而另外一些Artist更倾向于变革,着眼于未来,通过变革为未来创造价值。而更多的艺术家,则是兼而有之的。


  当你真正打开了对艺术这个概念当中传承和发展两方面的理解,才能更包容地看待整个艺术世界,而不是把它们封禁在一个个毫无关联的“黑盒子”中,苦苦去思索什么艺术的未来如此缥缈这种空乏的话题。


  如果我们把艺术家界定在“梵高”、“安迪沃霍”这样的艺术变革者范畴内,那么“艺术家”的泛滥,的确是对这一概念的亵渎。但问题是,今天人们真正想表达的艺术家,更多地就是Artist这个范范的概念,如果把它翻译成“艺术人”或者“创作者”这样更为中性的概念,你不会觉得有数百万艺术人有什么问题,但如果把“人”换成一个“家”字,那么各种奇怪和不舒服的感觉就油然而生了。所以,这首先是一个概念在翻译中传递价值的偏差,而根本不是对艺术亵渎问题,而对这种观念的纠正,也是艺术教育非常需要去做的事情,是中国艺术教育事业的重要使命之一。


  综上,艺术教育不是精英教育。艺术教育的成果需要从传承和发展两个方面去看待,我们过去的文化和教育太过偏重于对发展、变革的强调,忽视了艺术教育在文化传承这方面的重要价值。艺术,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随时可以开始也随时可以放下。艺术教育的意义,就是帮助那些有志于此的莘莘学子们,开拓面对艺术的视野,传承中国和全人类最好的艺术创造方式和方法,并且努力去发展这些方式和方法。

  

   更多艺术知识,请登录艺术点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