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见过不少书画家,在公众场所高声大气、手舞足蹈,印个名片出个册子,名号头衔一大推,密密麻麻,使人眼花缭乱。细看却一个正规的都没有,全是些打着“世界”名号的“野鸡”头衔。至于册子里那些东西,基本上没法看,都是些糊涂乱抹之作。和党政军要员、影视明星、文化名人的合影一大堆,一看就是些瞅准机会硬蹭上去的东西或PS的东西。

现在必须要承认,蹭上热点或者成为热点就能与金钱挂钩。

还有的甚至无耻到把自己不堪入目的东西和启功、沈鹏、欧阳中石等等这些书界老前辈的作品资料印为一册,美其名曰《当代书坛四大家》,胆小些的尚且把自己排在最后,胆大的干脆将自己排在第一。什么叫“泼皮胆大不害臊”?什么叫“无耻之尤”?这种的就是!而且不折不扣!


曾经还见过一个所谓的“国画大师”,水平不过是五流画家还略次些,可他居然将自己和黄胄、李可染、刘文西三人印在一起,叫做《当代画坛最具权威的四位大师》。我的天!他这么做,不是无知,就是无耻!恐怕是要损了阴德折了阳寿的。

你水平低不是你的错,可以励精图治,加强学习,不断提升自己。但你犯不着胡吹。遇见不懂的外行,骗取些酒食车马之供,或也有之。若是遇上了内行,岂不是徒招人耻笑也!中国人素来看重谦虚,讲究“君子藏器”,说“谦受益,满招损”,说“锋芒不可外露”。有才而不刻意显摆,那才是真正的高人,才算是个有德行的人。



现在的书画界,动不动就“十大书法家”、“十大国画家”地评选推举,其实是助长了这种不良风气。不过,话又说回来,那就是个游戏活动,大可不必当真。谁要是拿这些江湖劳什子信以为真,那就是心甘情愿被人家忽悠,终究是怨不得别人。更多的时候,还是要看具体的作品水准如何,看其学术成果如何。当然也要附带考察一下作者的德行和人品。毕竟中国人对待艺术家作品的同时是看重其人品修养的。

喜欢吹牛也是民族的一个劣根性,为了达到某种目的,什么样的大话都敢讲,什么样的大牛都敢吹。君不见,为了尽快显示政绩,以求高升,很多官员主持上马的那些贻害无穷的豆腐渣和烂尾工程,不就是喜欢吹牛的结果么?!

一个人从最初把笔临池开始到成为一个功力深厚、学问渊博、风格鲜明的书法家,需要一个漫长的磨砺过程。需要我们去数十年如一日地不懈追求,需要不断地在自我否定中调整自我,走向成熟。这是中国书法的本质特点所决定的,也是符合一切艺术的根本规律的。所谓“积学累功,厚积薄发”,讲的就是这个道理。任何一蹴而就,立竿见影的想法都是不切合实际的。急功近利所导致的结果,只能是人心越来越浮躁,语言越来越虚伪,艺术越来越糟糕,离成功越来越远。



我们说,一个人刻意标榜什么,那说明他就正缺乏什么。老说自己“著名”的人,正说明他还没有名。老说自己样样精通的人,其实他一样也不精。老说自己读书无数的人,很可能他从来没有认认真真读过一本书。老说自己压根儿不缺钱的人,其实他或许正债台高筑。老说自己手眼通天的人,或许他正处在困顿之中一筹莫展…

缺乏真才实学,你纵然有意留长发长须,着一身唐装汉服,也不能说明你就是艺术家。若是谦虚点,好歹还算个艺术爱好者,正行走在通向艺术殿堂的路上。而一旦胡编神吹,那就一无是处,成为笑料了。  


启功老一度以“中学生”自比,正说明他的可爱可敬。他的学问、他的书法自有公论,又岂是那些动不动自称“名家、大师”者所能望其项背的?!

饱学厚德之士绝不会大呼小叫,张牙舞爪。他们自会示人以谦逊,示人以平和,示人以恭敬。真正的武林高手也只是在不得不出手时一招制敌且留有余地,非不能也,乃不为也!而只有那些胸无点墨、不学无术、东游西荡、游手好闲之辈,才会热衷于故弄玄虚,招摇过市,才会“隳突乎南北,叫嚣乎东西”。

故曰:“好吹牛者必无真才”,信然哉!

更多的国画书法的新闻,请登录艺术点评网www.ysdp0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