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羲之非常喜欢鹅,而晋代的鹅是价高难得之物。有一孤居老妇养有一只鹅,善鸣。王羲之听说后就亲自去老妇家中,没想到,老妇人听说大书法家王羲之要光临寒舍,就杀了大鹅烹之,万分敬重地款待王羲之。不论过多久,提及那只大鹅鹅,他都惋惜不已。后听说一道士有好鹅,王羲之又亲去求购,道人要他亲笔抄写一篇《道德经》,可以换一群鹅,王羲之欣然提笔,至此留下以字易鹅的佳话。


  由此可知,王羲之爱鹅绝非虚妄。王羲之不会是漫无目的的只是随便就爱鹅,只是为了那只鹅“善鸣”就去带着朋友访求,也不是那位山隐居士养的好鹅,王羲之看见了就坚持要买,却被以写一部《道德经》交换。风流任率至此,也不是见啥就要换啥的。他怎么不拿字去换鸡、换彘呢?也许鹅的形态、形象本来就是一副高傲的、挺直的样子,不比其他动物的猥琐、蠢笨、龌龊。假如很轻易得到,王羲之也就不用去费那么大的神了。其根本原因还是那时的鹅价格很高,得来不易,而好鹅的得到就更不轻易了,所以王羲之宁愿费时费力地去写一部黄庭经去换下那一群鹅;不然,他的字岂不是也太易于索取而显得贱价了么?


  魏晋风流,即使风流也是有当时的社会经济和风尚要求的,是要与自己的身份、身价和社会地位相适应的,不然就不可能发生。尤其在王羲之这么聪敏、显达、才俊的人来说,就更是如此了。他又是一个耿直、傲诞的人,和骠骑将军王述的关系终生都不谐和,须知王述是从小就和他齐名的人物,对他也非常看重且仰慕,但他对王述却“甚轻之”,看不起人家,认为王述是不能和他齐名的,最后因为王述的职位凌驾他之上,他即“深耻之”,遂“称病去郡”,辞职回家了,且在父母的坟茔上祭告自誓,心里非常哀痛忧伤。所以,像他这样的人,是不可能心里没有轻重地去做那些愚蠢的看不出聪明的事体的。即如孤姥的鹅、道士的鹅,也显出他的聪明、高贵,风流倜傥。


   更多的书画大家的趣事趣闻,请登录名人书画网www.ysdp0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