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字因其独特性和哲学思想完美融合,成为了最具魅力和影响力的文字,没有之一。深深的影响了周边国家文字的发展和变革,例如傍水相依的邻国日本在文字方面就没有中国这么发达,而是在大唐时期日本国被中国的鼎盛所折服,便派遣日本使臣(我比较喜欢称呼他们为倭人,什么原因这里就不做解释了)前来学习中国是文化,包括文字,后来在中国字的基础上加入了自家的野蛮元素,所以日本字看起来就比较不那么正统了。当然了还有韩国,最后韩棒子为了显示自家的牛掰,直接发明了一种独特的拼音,代替汉字,也就是今天我们常常看到的韩国字,其实那只是拼音。其身份证上依然是汉字显示名字的。


  以上的介绍只是对本文的核心进行一个有效的预热,或是前奏。既然智慧的仓颉发明伟大的中国汉字,经过几千年的中国审美的不断革新,汉字也逐渐从单一的语言交流发展成了独具艺术美学审美理念的文字之美——书法。书法作为中华民族特有的艺术,在中国有着崇高的文化地位。几千年来,她承载着丰富的文化心理和人文信息。除了体现中国艺术基本特征的完美的艺术形式外,最重要的因素是书法所蕴含的精神力量具有决定性和指导性。这是书法的灵魂。我曾在一篇名为《中国文化是书法艺术形成的核心,书法的创新必须先继承古人的法则》中做了简要的介绍。今天我们来探讨构成书法艺术之美这一条件的必然元素。


  中国书法艺术之美的五大必然条件


  文字是用语言表达思想的工具。具有实用价值。要求外形整齐,结构固定,使用方便。但是,汉字的变化是多种多样的。它们除了具有实用价值外,还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而我们也就有书法这门艺术,这在国外是不可能的。书法在晋唐之间称为书势,日本人称中国书法为书道。中国书法艺术的美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一、书法的线条之美是一种庄严而雄浑的旋律


  中国书法是由线条组成的。中国书法的线条是“点画”。它们是相同的。毛笔是在竹简、纸和丝绸上留下墨水痕迹的工具。由动物毛制成,柔软柔韧,具有吸墨量大,能自由表达的特点。东汉蔡勇有九种倾向说:“只有软笔才怪怪”,正是因为软笔才有可能写出优美而不可预测的线条。


  书法线条的立体感是书法艺术的生命。蔡邕在《九势》中提出了“令笔心常在点画中行”的用笔原则。因为,中锋线条有一种坚实圆润的美感,偏锋线条有一种瘦削的感觉,藏锋的线条有含蓄感,露锋的线条有生辣感,如竖画,当悬针而写成垂露则无力,当垂露而写成悬针则无韵。”“入木三分,力透纸背”是力感中的“力”,是欣赏书法时的一种感受,是观念中的“力”,属于心理学范畴。


  正如颜真卿所写,书法线条的旋律美被称为“屋漏痕”。他深刻地指出了点画的真正意义。雨水渗进墙里,泥浆顺着墙往下流。墙的表面不平。这导致泥浆流产生左或右、直和停滞的水痕。这些线条以直线堆叠,具有微波振荡的性质,与书法线条的表现相一致或受到启发。“弹奏”的是一种庄严而雄浑的旋律。


  二、书法的墨色之美是以浓淡铸生命


  白纸黑字迹看似无色,但很有趣。根据中国画中的水墨浓淡,水墨可分为五类。虽然书法不同于绘画,但也有许多书法家探索着墨色的变化。宋代以前,书法家的创作实践主要是集中墨。至于重墨的艺术效果,苏东坡曾经生动地把它比作孩子们的黑眼睛和滑眼睛,他们的瞳孔又黑又亮,又亮又美。墨水的干燥也是墨水美的一个主要方面。草应干燥湿润,潮湿发炎,干燥危险。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墨水太湿。如果太湿,墨就会溢于毫外,产生涨墨的弊病,形成“墨猪”。燥也不等于枯,因为枯是没有生命的。


  三、书法的形体美形成一种近乎抽象的文本结构


  如果西方绘画刻意描绘人体来赞美自然创造的形体美,那么中国书法则采用点画的组合,形成一种近乎抽象的文本结构,但实际上它可以创造出各种形体美。古代象形文字试图删除图像的复杂和简化特征,使象形文字的形状比图像更真实和不真实。它被一种朦胧的颜色所覆盖,具有发人深省、富有想象力的变形之美。邓世禄指出:“一个字或一幅画可以使一匹马走在稀疏的地方,靠近没有通风的地方,常常白如墨,有趣地出来。”没有稀疏,没有空间美,没有密度,没有物理美。一个词的结构,就像一座房子的建筑,只有巧妙地结合物理空间和立面,才能在形式上美观。在杨宁的五代“韭菜结”中,有一个词“固”,刻意在宝藏的封面下留一个空间,以一种与空气分离的形式书写。著名的书法家,不管大小,都能得到一个好身材。书法艺术的结构注重空间美、变化美、非传统美、非风情美。


  四、书法的气韵美,线条的魅力表现力强于绘画


  弹性美被称为韵律。气是力量和气势的代表。我们常说山水气,刚健生动,都意味着僵硬的审美感。它的特点是崇高、神圣、正直和勇敢。韵律是韵味、韵律和韵味的代表,它意味着审美的灵活性。其表现为:自然、优雅、含蓄、空灵等特点。气源于意志,韵源于情感。这两种不同的精神活动体现在书画中,形成了许多不同的特点。


  书画的风格都是气韵的表现。绘画有线条、图像和颜色。书法不代表物体,不使用颜色,只代表抽象的线条。因此,书法线条的魅力表现力强于绘画,风格更为明显。它能更好地反映个性。思想活跃、性格豪放的人不写正式的话,举止冷静、端正的人不写轻浮的话。艺术表达生活并净化它。


  五、书法的意境美重点也放在意境,包括情感、气质、格调上


  在艺术创作中,技巧是身体,意境是灵魂。没有技艺,意境就无处可依,没有意境,技艺就只是一堆肉!从根本上讲,要加强书法家自身的艺术修养,培养书法家的气质,保证书法家的手艺和独创性,保证书法家的意境新鲜深邃。苏东坡的“重书如山”的思想是不够宝贵的,读万卷书能使人心中有数”,也有这个意义。意境以技法为基础,意境以技法为基础。点画、人物、布局、综合运用、艺术修养等多种技法的自然渗透,形成了书法作品,甚至形成了书法家的基调,表达了作者的兴趣、精神和境界。


  在艺术创作和欣赏中,意境是最重要的。正因为如此,批评家们一直关注意境,包括情感、气质和风格。作品是心灵的窗口,也是作者内心对暂时利益的忏悔。那些看不见灵魂和兴趣的作品是苍白无力的。一件作品有一种作品的情感情怀,一段作品有一段情感情怀,如梁武帝对王羲之书法的评价为“龙跃天门,虎眠凤雀”。正如前人对王先智书法的评价,“风雨飘零,润泽花开,笔法最受欢迎”,书法艺术注重表达超越文字的境界和内心世界。然而,除了语言和技能,艺术素养和知识积累也应该加强。生命的感觉对意境的塑造有着微妙的影响。中国书法艺术的审美情趣需要长期的触动。如果你再多触摸它,你会逐渐意识到它的美丽。此外,做一些书法练习和阅读具有较高艺术质量的字帖,也有利于把握书法艺术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