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袭作为一种学术不端行为,从古至今都可以说是人人喊打。从翟天临的论文抄袭,到最近的叶永青的画作抄袭,都引起了公众的激烈讨论,继而成为热点。

与普通学术抄袭不同的是,艺术抄袭的范畴更加难以界定。学术抄袭尚有查重率这项指标,而一件艺术作品,究竟怎样才算抄袭,恐怕至今没有清晰的界定。仅从画面上看,叶永青的作品与国外艺术家的作品存在画面元素高度相似、风格几乎一致等问题,但最终如何认定,尚没有给出结论。

其实,从90年代以来,我国当代艺术借鉴西方艺术的现象屡见不鲜。作为某些领域的后来者,学习借鉴先进的经验、技巧本是应有之义。但必须说明的是,借鉴绝不是抄袭者的挡箭牌。

所谓借鉴,是从他人作品、艺术实践中吸取养分,结合个人经历与对生活的认知,为自己的作品注入全新的艺术观念,拥有独立的、原创的灵魂;抄袭者则截然相反,完全窃取对方作品的风格与灵魂,丧失了自己的原创性。

类似的案例不胜枚举。如我国明清时期的画家常常在作品上注明:仿某某笔意,尽管风格上绝类古人,但这明显是对古典作品的借鉴;而完全搬运、照抄对方的绘画元素、语言和风格,则毫无疑问是抄袭行为。

简而言之,借鉴是唯恐观众认不出自己模仿的对象,而抄袭行为则千方百计地避免观众知晓灵感的来源。

艺术家本该是社会的守望者和历史的记录者,抄袭本该是遭遇严厉处罚的行为。然而,与抄袭者投机成功的几率相比,艺术领域对抄袭者的处罚往往是一阵微风带过,不痛不痒,无法起到警示后人的作用。

以美国艺术家杰夫·昆斯为例,他屡次被告上法庭并被判剽窃、罚款,许多作品被法庭认定来自于上世纪不同时期的广告,尽管如此,抄袭指控和判决也没有阻挡他的滚滚财源;我国艺术抄袭现象也不少见,某些公共场所展览的雕塑,竟然是对国外艺术家作品的完全复制,连底座的细节都没有放过。

艺术界或许会放抄袭者一马,但教育界绝对不行。原因很简单:学高为师,身正为范,是为师范。孟子曰:“以其昏昏,使人昭昭。”倘若自己都没有原创能力,反而去抄袭他人作品,又如何能给学生树立起好榜样?零容忍,应该的!


更多的艺术新闻,请登录艺术点评-名人书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