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画艺术


  中国的绘画艺术,是中华民族传统艺术中起源最早的艺术形式之一。比如在西安半坡村出土的彩陶上,就绘有互相追逐的鱼、奔跑跳跃的鹿,不仅形象生动,而且有一定的艺术意境。这说明我们中华民族的先人,远在原始社会就已具有相当高的审美意趣和高超的艺术创作才能。


  书法艺术


  书法作为一种艺术形式,不仅是记事的工具,也具有丰富的形象特征,和书画一样,它是用线条来表现的,有“书画同源”的说法。书法家充分发挥毛笔等书写工具的性能和书写技巧,就能创造出各种风格的作品来,给人以艺术享受,达到良好的艺术效果。


  当今书法艺术都是从古代书法艺术中发展变化的,许多书法家都是继承古人书法的优秀传统而又有所创新。想要欣赏书法艺术,必须具备一些书体和书法源流的知识。


  和其他艺术形式不同,书法艺术和人们的生活贴得最紧,从儿童上学的第一天就要学写字,写字漂亮美观不仅便于学习、生活,还能反映一个人的品行修养和素质,故前人有“字如其人”的说法。书法源于写字练习,又高于一般实用性的写字。其中的讲究和文化内涵十分丰富。它是中国文化乃至东方文化的一种典型的表现形式。日本人在吸收了中国书法艺术的传统之后,在书法研究和学习方面投入了持之以恒、锲而不舍的精力。为了提高世人对书法的重视,日本人称书法为“书道”,将古代中日书法家的名帖碑刻精印出版,早在本世纪初就出版了多卷本的大型书法集《书道全集》,中国不少当代书法家还是从中获益者。近些年来各类书法字帖、大型法帖、书法工具书、速成字帖、各体书法字典,层出不穷,为书法爱好者提供了许多方便。



  琴,棋为何用?


  在中国古代的哲学里,世界是从无到有的,于是有“无中生有”一说。按道教的观点,“无”为最高境界。而“声音”在古人眼中,是非物质的,琴声也是虚无的,好的曲调能给人以心灵的震撼,得到情感的共鸣,所以琴之“虚”可理参河洛,滋养人心。


  棋,是“实”物。体用阴阳,虽有形态,但是依然是虚无,且变化多端,难以驾驭,所以有“千古无重局”之说,所以棋以养智。


  而书画,更厉害了。


  古人云:“书画者多长寿”。自古至今,勤于书画而获长寿的人,可谓数不胜数,唐代欧阳询、虞世南、柳公权都活到80多岁,颜真卿被害时已76岁;明代的文征明90岁,清代的“四王”平均84岁。毛泽东日理万机,但是只要有空闲时间,他就练习书法,他说“练书法是很好的休息,是积极的消遣娱乐,是养神健脑、健身之法”。“寿从笔端来”,练习书画本身就是体育运动。


  但不同的书画对人有不同的养生之效,不能搞错了。


  楷书:字体端正工整,结构紧密,笔法严谨,沉著稳重,适合于焦虑、紧张、恐惧症、冠心病、高血压、心率紊乱患者的心理调节。


  周星莲《临池管见》说:“作书能养气,以能助气,静坐作楷书数十字或数百字,便觉矜躁俱平。”


  隶书:沉重稳健,如人林泉之乐,使人气血平和,情绪稳定,对头痛、失眠、高血压、神经衰弱、冠心病等患者能起到调节心理状态的作用;


  篆书:严正安稳、行笔缓慢,尤适合于焦虑、紧张和躁动者练习,有利于调节心理,适合于冠心病、高血压患者的辅助治疗。


  行书:字体如行云流水,轻松自如,对抒发灵性,培养人的灵活性和应变能力很有帮助,对心情抑郁、身体虚弱、情绪消极、缺乏生气的人,能激发其热情,增加其生活活力。适合于忧郁症、有强烈自卑感、手足麻痹、脑血栓患者练习。



  草书:体态放纵,笔势连绵回旋,离合聚散,大起大落如风驰电掣,一气呵成。尤其适合精神压抑,忧郁者抒情达性之用,而不宜于焦躁者练习。


  对被画界称为“五君子”的梅、兰、竹、菊、松,深谙养生之奥妙。用传统国画之法画“五君子”,相当于中国传统医学上的五剂处方,可收到养心、安神、明日、理气、宽中、调理脾胃、增进饮食,乐以忘忧、健康长寿的疗效。


  画梅,特别是寒冬将尽,早春来临之际画梅花更加有益于身心。梅之方位属东,五行属木,五脏属肝。肝喜跳而苦急,故古人讲,春天宜解带松巾。


  常画梅花可焕发生机,散去冬季心肝郁积之寒热,调理内脏机能,以解淤化闷。


  画兰,兰属火,五脏属心,情志为喜,故人谓“喜气画兰”。画兰可令人心旷神怡,文雅风流,心平气和,精神振奋,至老弥坚。


  画竹,竹属木,方位属东,五脏中属肝,脏属胆,情志为怒,故传统画界称“怒气画竹”,偶遇烦心之事,可运笔挥洒竹之精神,排除胸中怒气,养肝护脏。经常画竹之人,邪气不易侵肝,脏腑和顺。



  画菊,特别是对年高之人,可滋润肺腑。菊属西、属金,秋风霜降,惟黄菊繁花密蕊,东篱傲霜,能助人不畏艰难,以昂扬健康向上之气度和不屈不挠之精神向前。


  画松,可得心灵之正气。松方位属中,五行属土,脏属脾,腑属胃,经常画松之人,可得“海纳百川”之胸襟,多福多寿。


  不管是风光旖旎的秀丽山水,还是精心描绘鸟语花香、姹紫嫣红的美丽春天,心情始终都非常愉悦,这样会使大脑受到良性刺激,分泌令人兴奋的激素,促进心血管系统的有序循环,故书画家的身体在创作时总是处于良好平衡的运营状态。这就是许多画家和书画爱好者年届耄耋,以至期颐之年,仍然健康向上的重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