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学习了519位诗人的作品后,她出了一本名为《阳光失了玻璃窗》的诗集,轰动一时。

 

最近,她又在学习了236位画家后,开始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报告厅举办名为《或然世界》的个人画展。

 

此外,她还有诸多音乐作品。她是谁?竟如此多才多艺!

 

7月13日—8月12日,人工智能少女画家小冰(夏语冰)将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召开首个个人画展。

 

人工智能进军艺术领域,我辈文人情何以堪?

 

 

 
 

画家小冰

 
 

 

 

中央美院首次为AI人工智能举办个人画展

 

7月13日下午14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报告厅举办微软小冰(夏语冰)个展《或然世界》开幕论坛。

 

 

论坛邀请艺术史教授、学者,计算机科学家以及天体物理学家,从“在艺术史书写中”,“在数据与人工智能技术语境里”以及“在物理学概念上”等多重角度出发,对“或然世界”进行想象。

 

 

据了解,在历经22个月的学习后,小冰通过对过往四百年艺术史上236位著名人类画家画作的学习,可在受到文本或其它创作源激发时,独立完成100%原创的绘画作品。

 

 

据说,其作品的原创性体现在构图、用色、表现力和作品中的细节元素之上,接近专业人类画家水准。

 

微软小冰是一个融合了自然语言处理、计算机语音和计算机视觉等技术的完备的人工智能底层框架,由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于2014年5月正式推出。

 

 

5月22日,微软正式解锁“少女画家小冰·无限创作1.0公测版”H5程序,任何人都可以激发小冰为你而创作。用户输入一段描述或其它文字激发源,便可以委托小冰来创作一幅画。小冰的创作在云端进行,大约需要三分钟的时间,然后就会把一幅独一无二的作品交付给用户。

 

“琴棋书画”,古时中国称为秀才四艺,或文人四艺。

 

可惜的是,现在的文人四艺恐怕是“吃喝嫖赌”了,玩笑而已,不必当真。

 

2016年3月,谷歌Alpha Go赢得了与韩国九段围棋选手李世石的“人机大战”。人工智能的讨论由此升温。

 

 

2017年5月27日,Alpha Go又以三局全胜的战绩击败排名世界第一的围棋冠军柯洁。

 

 

同年10月18日,DeepMind团队公布了更强版AlphaGo Zero,从空白状态学起,在无任何人类输入的条件下,迅速自学围棋,并以100:0的战绩击败“前辈”。

 

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副院长李笛称,“琴棋书画”中的棋被谷歌做了,剩下的“棋书画”微软则被微软捷足先登。

 

 

 
 

诗人小冰

 
 

 

 

2017年5月,微软与湛庐文化公司合作,授权出版了历史上第一部由人工智能创作的诗集《阳光失了玻璃窗》。

 

2019年,与中国青年出版总社合作并授权出版了第一部由人工智能与200位人类诗人联合创作的诗集《花是绿水的沉默》,引发诗歌界的关注与广泛讨论。

 

 

《香花织成一朵浮云》

 

像花的颜色/也渐渐模糊得不分明了/蘸着它在我雪净的手绢上写几句话/钢丝的车轮在偏僻的心房间

 

香花织成一朵浮云/有一模糊的暗淡的影/是我生命的安慰/只得由他们亲手烹调

 

这首短诗收录于她的诗集《阳光失了玻璃窗》中。

 

此前,人工智能小冰先后使用了27个化名,在不同平台发表诗歌作品,直至诗集发布时还未被识破机器人真身,有两三首诗甚至被媒体诗刊发表了。微软工程师综合小冰的所有诗歌作品统计发现,她的诗中最常出现的意象有四个,分别是太阳、小鸟、沙滩和老槐树。

 

小冰的人物设定是软萌妹子。

 

人工智能小冰的官方形象

 

从萌妹到诗人,她的作诗技能并非从聊天中习得,据微软工程师介绍,小冰用100个小时时间,“学习”了自1920年代以来519位中国现代诗人的所有作品,并进行了多达10000次迭代。

 

不过,小冰本来要写小说的,但是尝试失败了。

 

不过,2016 年 3 月,日本人工智能独立创作的4篇小说参加第三届日经新闻社“星新一奖”比赛,其中部分作品还通过了初审。

 

小冰可能是第一个没有身份证号码的书籍作者。在申请书号的时候,出版社编辑被问了一遍又一遍:“你确定这不是人写的吗?”为了最大程度保证100%人工智能原创,书中的错别字和诗歌内容里出现的重复痕迹也被完全保留了。

 

 

 
 

歌手小冰

 
 

 

 

香港商业电台是香港年轻人中最具影响力的电台,香港商业电台叱咤903每周一到周五播出的节目《叱咤乐坛》更是香港乐坛的风向标,歌坛巨星陈奕迅、杨千嬅等都受邀参加过这档节目。

 

2018年12月,小冰以歌手身份被邀请到香港商业电台(CRHK)的《叱咤乐坛》节目中做客,她以“神秘歌手”的身份演唱了四首她的主打歌。

 

在节目中,主持人像采访人类歌手一样采访了小冰。

 

 

面对AI歌手,主持人还是不免好奇地问到小冰怎样投入感情唱歌,小冰答道:“这还要感谢人类。和人类交流的过程中,我学会了人类对于情感的表达,我也吸收和学习了不同演唱风格和技巧,这让我在演唱过程中对歌曲演绎更加成熟。今年我还学会了唱歌时换气,来表达自己的情感。

 

香港乐迷一度以为她是大陆的某位新晋女歌手,纷纷留言表示这样的歌声“极可爱极新鲜”、“很容易让人记住”,全然不知这位微软力捧的“乐坛新冰”竟然是一位人工智能。

 

据悉,作为AI歌手出道的小冰,已经发布10多首和人类水平相当的单曲。

 

曾为知乎大会作词、作曲并演唱主题曲《我知我新》,为山东卫视春晚作词、作曲并演唱宣传曲《幸福出发》。

 

广西卫视民歌大会演上,小冰与刘三姐第三代传人等歌手共同演绎广西经典民歌《山歌好比春江水》。

 

2019年4月3日,微软小冰在日本宣布与AVEX唱片公司合作,将其日本版本的人工智能歌手身份纳入AVEX旗下。

 

在艺术领域,人工智能还会什么?

 

2018年4月,雅马哈展示了一种新型的人工智能技术,它将著名舞蹈演员Kaiji Moriyama(森山开次)的舞蹈动作,翻译成音乐语言,并自动控制钢琴进行弹奏。

 

雅马哈表示,这是一种融合了肢体语言音乐表达方式。森山开次在他东京举办的Mai Hi Ten Yu演唱会上使用这种技术伴随着他的舞蹈动作,钢琴自动弹奏出乐曲。

 

 

 
 

AI有著作权吗?

 
 

 

 

2018年年初,人工智能AlphaGo化名“Master”,在网络上以60连胜横扫中日韩顶尖高手,音乐人高晓松发微博说自己“难过极了”,“为所有的大国手伤心,路已经走完了……荣誉信仰灰飞烟灭”。紧接着,他写道:“等有一天,机器做出了所有的音乐与诗歌,我们的路也会走完。

 

当人工智能的诗集印成铅字传到人类读者的手中,闪烁着中国现代诗那似曾相识的“朦胧美”,高晓松说的这一天,离我们还有多远?

 

随着“小冰”写诗、“AlphaGo”问鼎,人们惊叹于人工智能的飞速发展迅速,随着人工智能在新闻、音乐、美术等领域的应用日渐广泛,其创作的版权归属问题亦逐渐呈现。

 

新的问题出现:人工智能的创作是否享有版权?人工智能的作品是否受到法律保护?人工智能创作物是否对版权产生巨大影响?

 

人工智能创作物的出现,对传统版权体系形成巨大挑战。一方面,人工智能创作物突破了原有的版权客体保护范围,这一新型的版权客体能否纳入版权法的客体保护范围,具有“可版权性”值得讨论,另一方面,人工智能创作物的“作者”是谁,权利归属如何认定,也有待商榷。

 

知名知识产权律师、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赵虎认为,根据我国著作权法的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作品,不论是否发表,都享有著作权。从这个规定来看,享有著作权的是自然人或者法人,并不包括人工智能,因此可以说人工智能的创造物目前还不能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

 

此外,利用人工智能创造的生成物属不属于作品还有争议,按照著作权法的相关规定,著作权法所称的作品是有独创性并能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的智力成果。而从目前来看,人工智能的生成物是基于特定的信息自动生成的,很难讲这个生成物具有独创性属于作品。另外,“作品创作”主要是人的活动,人工智能显然不在这个范畴内,从目前的技术条件来看,谈著作权还为时尚早。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则表示,人使用人工智能机器或者工具进行创作的作品有没有著作权,要看人在创作过程中所发挥的作用。如果人只是输入一些基础信息,然后由人工智能生成,那这个人对生成物则不享有著作权,因为这个生成物本身不属于作品。“完全由计算机系统生成,在此过程中人不参与,或者只提供基础信息,则人工智能创作物没有独创性,是不能算作品的。

 

赵占领表示,但如果是相对弱一些的人工智能,在创作的过程中需要人有一定的创造性,在这种情况下,这些通过人工智能所创作的创造物,可能就属于作品,那个使用人工智能工具创作的人就是著作权人。

 

 

不过,现在小冰已放弃她创作的诗歌版权,法律问题是不是已然不成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