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2日晚
中国嘉德2019年春拍
马云以29325000元
拍下潘天寿精品力作《午睡》

加上各种费用

成交价远超3000千万

据朋友圈爆料
马云打算将作品名字改为
《天猫》


潘天寿 (1897-1971) 午睡

设色纸本 立轴 92×77cm

题识:午睡。颐者寿指墨。

钤印:阿寿、潘天寿印、强其骨

鉴藏印:卢光照藏

卢光照(1914-2001)题签条:睡猫。潘天寿画。卢光照藏,一九七八年装裱于北京。


6月7日端午节
马云现身上海韩天衡美术馆
与韩天衡老师畅谈艺术



此前
他曾花费160万

请韩天衡老师刻印

一时间刷爆朋友圈



随着经济的发展
和书画品收藏的火热
越来越多的土豪加入其中
马云

便是其中非常有名的一位



他还坦言
未来不学书画的孩子将找不到工作
可见其对书画是真爱
显然
对书画艺术品的收藏
已经成为
土豪们的一种时尚


那么这里面的原因是什么呢?


一、


书画艺术品收藏有利于投资保值


当一些企业家在现金充裕的情况下,必然会考虑投资和资金保值的问题。根据近二十年中国内地投资市场的比较,收藏投资艺术品珍稀文物真品的回报率要远高于股票、房产以及贵金属等。


刘益谦是上海新理益投资公司的董事长,是一位书画收藏爱好者。拍卖场上的一件件艺术品,不断被刘益谦和夫人王薇一起收入囊中:


刘益谦


2003年,92.4万在拍场上争到张洪祥的《艰苦岁月》和吴冠中的《爱晚亭》,93.5万元以及戴泽的《和平签约》,55万元;


2004年,170万元买到金山石的油画作品《八女投江》,吴冠中油画作品《北京雪》,363万元;


2007年买到文徵明《行草书诗》手卷,1111万元,清代董浩 《万有同春图册》册页(十开),770万元;


王羲之草书《平安帖》,刘益谦收藏


2008年,694万元买入吴宽的手卷《行书杂诗》,1574万元买到石涛的《花卉册》册页(十开);


2009年,刘益谦在拍卖场上以6171万元拍得宋徽宗的《写生珍禽图》卷,1.69亿拍下了吴彬《十八应真图卷》;

宋徽宗《写生珍禽图》卷

2010年,刘益谦以3.08亿元的天价又拿下了王羲之的《平安帖》,4043.2万元拍下陈逸飞作品《踱步》,9520万元拍得齐白石作品《可惜无声花鸟工虫册》册页,1.14亿元买下陈栝的《情韵梅花》,宋唐炯的《至胡宗愈伸蔚帖页》,9128万元,南宋范成大《超然帖页》,5656万元。


近两年,刘益谦夫妇继续在国内外的拍卖场上大量买入高价位艺术精品,2.8亿港元的成化斗彩鸡缸杯,3.1亿港元买到明永乐“御制红阎摩敌刺绣唐卡”,10.84亿元的莫迪利亚尼的《侧卧的裸女》,2.7亿港元的张大千《桃源图》,以及刚刚在北京匡时1.7亿元拍到的蒋廷锡百开册页《百种牡丹谱》。


如今,刘益谦夫妇已经在上海和重庆建起了三家龙美术馆,放置和展出他们的上千件珍贵收藏品。


二、


艺术品收藏有助于提升企业文化


企业家将自己收藏的艺术品装点着办公室,建立企业的美术馆,供往来的客户、嘉宾参观欣赏,有助于提高企业和个人的美誉度,增加企业经营的文化内涵。也许,多少亿的资金并不容易让客户感受到企业家的实力,但有一件国宝的收藏就能让客户眼见为实,有助于获得客户的信任,有助于企业在文化产业上的发展。


孙广信


新疆广汇集团是一家经营房地产、能源等领域的大型企业,董事长孙广信也是收藏大家。他从上世纪90年代初就开始收藏书画,但早期是小打小闹。后来,书画鉴赏家包铭山成为了孙广信的艺术品收藏顾问,孙广信因此大量在拍卖场上买入艺术品。


2004年,他花了4620万元拍得傅抱石晚年所作巨幅作品《雨花台颂》,1.242亿元买到了李可染的《韶山——革命圣地毛主席故居》,2.668亿元拍到徐悲鸿的《九州无事乐耕耘》,5290万元买入黄宾虹的《山川卧游卷》手卷。


徐悲鸿《九州无事乐耕耘》

孙广信收藏有潘天寿的《春塘水暖》与《耕罢》,张大千的《峨嵋接引殿》、李可染的《万水千山》,傅抱石的《茅山雄姿》与《琵琶行》,徐悲鸿的《十二生肖》,石鲁的《高山仰止》、吴冠中《柳叶如鱼》关山月的《寒梅图》,林风眠的《仕女》、《山水》和《花果静物》等许多珍贵作品。


据不完全统计,孙广信收藏了十几幅齐白石的精品之作,10多幅李可染的精品,8幅张大千,7幅吴冠中,7幅傅抱石,5幅徐悲鸿,5幅潘天寿,以及林风眠、黄宾虹、石鲁、李苦禅、陆俨少、吴湖帆等著名现当代画家的艺术精品。


李可染《韶山——革命圣地毛主席故居》


近两年,孙广信继续在内地拍卖场上驰骋扫货。


2015年,2.79亿元买到潘天寿的《鹰石山花图》,1.265亿元买到李可染的《井冈山》。在刚刚结束的2016春季拍卖会上,孙广信又投入2.3亿元把傅抱石的《云中君与大司命》买到。


十几年来,孙广信收藏了超过500幅近现代名家的精品书画,投入了至少40亿元,主要收藏中国近现代十位顶尖艺术家的书画作品: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徐悲鸿、潘天寿、傅抱石、张大千、石鲁、林风眠、李可染等。他为此也建立起了自己的私人艺术馆——新疆广汇雪莲堂近现代艺术馆。


三、


从藏品可见企业家的个人修养与情操


当企业家们成功地经营企业,占有许多财富的情况下,企业家的个人品味与修养必然会成为企业家受人尊敬的个人符号。



商业房地产大亨王健林从上世纪80年代,就喜欢收藏。他曾开玩笑说,当初放弃部队和政府的铁饭碗,下海做生意,就是因为有钱才能搞收藏,买字画。


王健林


1992年,傅抱石的家人找到王健林,想以800万的价格出售傅先生的作品《龙盘虎踞》。在当时800万元可是一笔不小的数字,但王健林怕失去这次机会就不会再有,虽然800万对他而言有压力,他提出分四期两年付款,每次200万,终于得到了这件傅抱石的精品之作。


傅抱石《虎踞龙盘》


1993年,王健林以140万元的价格买下了李苦禅的《五只鹰》,这幅画曾经是北京荣宝斋的中堂画,在荣宝斋挂了几十年。


李苦禅《五只鹰》


王健林最喜欢吴冠中的作品,他最早就收藏有吴冠中的《香山春雪》、《竹舍》和《泼墨漓江》。后来,王健林花费巨资,上下搜罗,几乎买下了流落在国外所有的吴冠中作品。2003年,他已经拥有吴冠中70多幅藏品。


王健林还特别喜欢收藏石齐的作品。


石齐《罗汉宫》


2006年3月,王健林将一次展览中的70幅杨延文水墨画全部收购,耗费资金不低于5000万元。


万达的艺术收藏顾问团队有十来个人,这其中还不包括欧洲专家,负责人是在收藏圈素以“大嘴”著称的郭庆祥先生。每当王健林和其团队在研究拿下一幅收藏品时,这个团队和专家顾问团就会开会讨论。最后的决定由王健林亲自审定。


经过近二十年来的搜集,王健林现在所拥有的书画收藏已达上千幅,而且每年都还在增长。这些画作价值已达数十亿元,藏品都存放在某银行几百平方米的保险库里。


2013年11月,王健林投入1.72亿人民币在佳士得纽约拍下了毕加索名画《两个小孩》,同时,还用1700多万元人民币买到毕加索的《戴帽女子》,2015年5月,王健林又以约1.27亿人民币买下了莫奈的佳作《睡莲池与玫瑰》。


王健林的目标是建造大连万达美术馆,他还计划在北京建造一个美术馆。


四、


书画收藏必然成为企业家后半生的精神依托


企业家在人生的巅峰时间多忙于经营管理,但其人生的后半段,也许会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体验文化和艺术。


内地著名影视公司华谊兄弟的董事长王中军,也是一名收藏家。因为他自幼就酷爱绘画,在20岁左右的时候曾去业余的美术院校学习。虽然最终没有走上艺术这条道路,但他对艺术的喜爱却从未停止,也因此对中国油画的收藏情有独钟。


王中军


20多年间,王中军的藏品包罗万象,数量已经多达几百件。


近两年,王中军也在海外拍卖场上也买起了西方油画。3.77亿元的梵高作品《静物,插满雏菊和罂粟花的花瓶》,1.85亿元收藏的毕加索油画《盘发髻女子坐像》,常玉的《群马》等。


毕加索《盘发髻女子坐像》

梵高《静物,插满雏菊和罂粟花的花瓶》


2017年,王中军的私人美术馆将会在北京落成,为了给美术馆增添一件代表中国传统的镇馆之宝,今年,他投入2.07亿元买到了北宋曾巩的存世孤品《局事帖》




此外,还有大家熟悉的企业家对收藏情有独钟,比如,腾讯的老总马化腾先生


马化腾


  2013年,以1700万拍得徐悲鸿《四马图》,2015,以1000万元拍得李可染作品《蜀山春雨》、以260万元拍下黄胄小品 、以750万元拍下林风眠《丛林小鸟》、以650万元拍下傅抱石《深山访友图》......


李可染《蜀山春雨》